阿君@咸鱼君

这里阿君/
一个无所事事却渴望被注意到的段子手。
lofter长弧,偶尔放文?
最近想写第八个字母的文章wwww

目前的坑:1.王的死【短小两章】完结
2.假想婚礼【短文】完结
3.段子集中:①

王の死【二】 【K 尊礼玻璃渣】

距离上一篇更新居然隔了两个多月。。。。我的锅我的锅,所以这一次我估计会粗长一点???【bushi】顺便,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哪怕是批斗也好啊【被pia飞!】重说三!

然后上一篇的传送地址:戳我!wwww。

日常感谢打开这篇文章的观众老爷你wwwwww

=====正文

  他叫退了所有的侍从,连常服都没有换就挤进了人群中。

  真好,祭典呢。张灯结彩的,刺眼的红到处都是啊,喧嚷的环境,说说笑笑的人们。一点都不会感到寂寞呢。一点都不会感到寂寞。。。吗?

  走着走着,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紫罗兰颜色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言不发的他找到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一旁的摊主是个和蔼的老奶奶,鞠着身子招呼着各位前来捞金鱼的孩子们。

  “咳咳咳,如果喜欢的话,就带回去一对吧”

  “那个,奶奶我们能要一条吗?”

  “一条的话我可不能卖啊,咳咳咳”

   “为什么啊!?老奶奶我们只要一条就够了!”

  “金鱼,它也会孤单啊。如果一个人的话。”

  “真是个奇怪的老奶奶。走吧,我们去隔壁摊看那个叔叔做苹果糖吧!”

  “这群孩子。。咳咳咳。”

  “您说一个人,是会孤单的是吗”他看着孩子们跑去,突然向老人发问。

  老人家转了过头啊,点点头,看向那一群孩子,颇有感悟的说到“一个人的话,肯定是会孤独的啊”老人浑浊的眼睛看向了他“但是,比一个人更孤独的事情,是失去另一个人。”

  “比一个人更孤独的事,......是失去另一个人。”

  他的思绪恍恍惚惚间又被拉远,是那个被黄昏笼罩的办公室。

  “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你此行的任务了吧?”

  “是的。”(善条)

  “必要时,弑王,这是你的任务,不要犹豫。”

  “可是,室长。。!”(淡岛)

  “这是Scepter4的责任。”

  “虽然已经领命,但是室长,我想,凭你的能力,应该是能够压制住弑王之后第三王权者残留的能量。”(善条)

  “我有预感,善条。红色与蓝色交加的火焰会最终吞没我。”

  “......好了,出去吧。”

  他没有说对他们说,那天之后,炙热的火焰在身上灼烧的感觉,他没有去压制,也不想要压制,这大概是那个男人在他脑内最后的存活。那双慵懒的带野性的眼睛如同疯了一般在眼前回放回放,耳边又是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满脑子还是那男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随后就又是那个场景。

  “礼司,动手吧。”

  漫天的火焰,四处席卷的风,一个像是得到解放的人,笑着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好好活着,继续执行你那所谓的大义。”

  嗬,他哪里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威斯曼值的变化,如同一只蛰伏的雄狮,带着极强的破坏力在身体内翻滚。

  即使是已经在潜意识内已经承认对方是自己唯一能够流露出不同情感的人,但面对这时的情况,他有些无奈,即便是死去后,这个男人还是会成为自己没有理由讨厌的冤家。

  这样的男人太自私了,自私得让人讨厌,不论是或者还是死去。

  就这样留下他独自承受弑王之后带来的痛苦。

  “知道吗,一个人是会孤单的。”

  “失去一个人是更孤单的。”

  “或许没办法好好执行我一直以来想要贯彻的大义了呢。”

  “失去了你啊。。。。。。”


  红色的火焰暴起,如同耗尽最后的生命即将燃烧殆尽,又是一抹幽蓝的火焰,缠绕了上去。

  “会孤单,会寂寞。”

===be.

评论(7)
热度(5)
©阿君@咸鱼君 | Powered by LOFTER